主页 > 东部文化 > 正文

红孩谈散文|见怪不怪的散文八怪
发布时间:2020-04-13 11:40   来源:西部新闻网   评论

红孩谈散文之三
见怪不怪的散文八怪
  
——兼谈我对当前散文的看法
  
红孩
  
  近来,关于散文的议论很多。毋庸讳言,散文创作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,随着新闻出版事业的蓬勃发展,使更多的普通人都能拿起笔来为报刊写些短文,这种短文虽然五花八门,但从广义上讲都该列入散文的范畴。我很为这种全民皆散文的现象欢欣鼓舞,因为散文再也不是专业作家和文学写作者的专利了。诚然,一种事物的兴起,必然使得有人喜来有人忧。这是极其正常的事。既然当前已经有很多人对散文说三道四了,我也就不怀浅陋表述一二,谁让我和你一样,都是散文狂热的喜爱者呢。
  
  首先表明,我不是一个专事散文的创作者,更不是专事散文的研究者,我就是一个俗人,一个非常喜欢喝酒吃肉,更希望能多挣点钱,当一个什么什么长的俗人。但我在空闲的时间,常常读一些散文。在我的眼里,很少关注谁是名家,我只关心我所需要的东西,有意思,我就看完,或者有空再看一遍,没意思,顺手就扔了。所以,现在我买刊载散文的报纸和杂志时就很谨慎,我不想盲目花钱,瞎花钱不如买肉吃。下面,我就把省下买肉钱用来读散文的体会汇报一下:题目为见怪不怪的散文八怪。
  
  第一怪,散文风格的界定越来越细。有人认为,近十年散文创作的繁荣可以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相比,其主要表现在数量大,品种多。出现了诸如“大散文”“文化散文”“学者散文”“游记散文”“艺术散文”“思想散文”“小女人散文”“小说家散文”等名目繁多的界说。然而,在散文热闹的背后,当我们真平心静气下来回头看时,我们会发现在散文的舞台上除留下几个歌星般的名字外,散文在真正意义上并没有留下几篇名篇佳作,战罢的舞台显得十分混乱,缺乏科学的导演。有些品种一亮相,本身就是虚假伪劣,试问,谁创作的散文是“没文化的”“没思想的”“非艺术的”?又有谁的散文是“小散文”?
  
  第二怪,散文创作与现实严重脱节,贵族化倾向已然显而易见。眼下,有相当一批作家,非常喜欢坐拥书斋,在资料中调来调去,更有甚者炒来炒去。同时,还有一批作家热衷于写史地性的“文化考古散文”,有人把这类作家戏称为盗墓者。其实,这样的东西我们有很多的电视专题片都有相近的记录。另外,在众多的文史书籍中也多有记载,无需有更多的作家劳神费力。然而,就是这样的作家作品,却被很多人盲目推崇,可想现代人有多么幼稚。
  第三怪,散文越写越长。现在的文学期刊上,一两千字的散文以为作家所不屑,很多作家一下笔就五六千字,甚至一两万字,三五万字,用不了多久,下笔千言就会从我们的语境中消失,多亏万字上面还有十万百万千万。以前总不明白什么叫大散文,随着时间的推移,才发现大散文不是贾平凹所倡导的在题材的开拓上,而仅仅是在文字的长短上。早知如此,我早就成为大散文家了。
  
  第四怪,散文越写越假,正在走向小说化。无疑,真实是散文的生命,但目前有一些散文明显的带有编造痕迹,以至于出现叙述逻辑混乱,甚至张冠李戴,道听途说。这就难怪有读者说,怎么那么巧,什么奇闻轶事都让作家遇到了,我们怎么遇不到。是的,作家天生就有一双会发现的眼睛,但有时这双眼睛也很虚假,只是这虚假不能常常被善良的读者发现。我个人以为,散文完全做到真实是不可能的,因为作家在选材时本身就做了手脚,但在大致情节、人物、时间和有关史地等相关知识上一定要真实。
  
  第五怪,散文过分神秘化。散文不是玄学,在我看来,只要具备初中文化程度,就能读懂或者从事散文写作。散文也不是宗教,那种扎在宗教里,把一些自己尚未完全整明白的思想付诸于散文,既是对读者的亵渎,也是对散文的亵渎。宗教中不乏美文,它不是神化,而是哲学。
  
  第六怪,散文不断点击名人,包括古代名人。名人出效益,这是市场经济下的必然结果。未名的点击成名的,久而久之,未名的也会成为有名的;名人点击名人,目的是使自己越发的有名。文坛上现在有一批酷士,专以酷评哗众取宠,但也有令人敬佩之处,起码不畏权贵,更不畏名人。这比散文界中的攀龙附凤者要高尚得多。
  
  第七怪,散文叙述语言文言化、生僻化。无疑,散文是颇讲究语境的,历史已经证明,大凡好的散文,具有经典名篇特征的散文,它的叙述语言一定是通俗的大众化的。然而,白话文发展已经一个世纪了,可现在我们仍有许多作家、学者苦苦揪着文言的辫子不放,不失时机地将四六句充斥于作品中,因其是名人,渐渐便影响了其后学跟着效仿,读这样的文章,读者总有半生不熟的感觉。至于有意创造以示自己不俗的生僻词句,那简直就如同让读者吃沙子。
  
  第八怪,散文开始市场化。我说的这种市场化,不仅仅是说作家已经将散文商品化,还包括从事散文编辑、出版者也已经将散文商品化。突出的是散文专栏、散文评奖、散文各种选本和散文排行榜的出现,这些方式的产生,往往不是从繁荣散文创作出发,主要目的是更大促销自己和自己控制下的散文产品,如报刊、书籍和网络等。
  
  以上散文八怪,仅仅是我稍微总结一下的结果。若是继续选怪,恐怕二十怪也会有之。我要说明的是,我所列的散文八怪,并不都是我极力反对的,更不是一概否定。对于任何人的任何一种在创作上的尝试,我都充满敬佩,不然就无法体现与时俱进的时代特征!尽管如此,我还是要说,散文创作在不断创新的同时,也一定要坚守自己的规则,没有了规则,就很容易被别人吃掉。换句话说,坚守在一定意义上本身就是创新。
  
  作者简介:
  红孩,是中国散文的一个鲜明符号。他是散文的创作者、编辑者、研究者,也是散文活动的组织者、推介者、信息发布者,从这里你可以看到中国散文的发展态势,你也可以了解到红孩对于散文的最新发声。红孩说:散文是说我的世界,小说是我说的世界。

责任编辑:中国东部网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红孩谈散文|向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老师致敬
下一篇:红孩谈散文|谁的散文将被写进历史

《中国东部网-中国东部第一主流门户网站免责声明》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东部网-中国东部第一主流门户网站”的所有作品,均为中国东部网-中国东部第一主流门户网站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东部网-中国东部第一主流门户网站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凡本网注明“XXX(非中国东部网-中国东部第一主流门户网站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。

中国东部网-中国东部第一主流门户网站(http://www.cndongbu.com)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785号


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:陕ICP备20004707号-1